《千金帖》,在这里顾名思义是指价比千金的书法名帖,也喻指该帖在书法史上有举足轻重的显赫地位,意谓贵重、稀有。据史料记载,《千金帖》有两个:其一是初唐僧人怀仁672年集摹王羲之行书字的《大唐三藏圣教序》,其二是中唐高僧怀素后来书写的《小草千字文》法帖。因两者年代久远,前者只剩下碑刻藏于陕西西安碑林,后者怀素纸本真迹则在今年3月中旬首次被学者黄锦祥发现。毕竟已跨越了一千多年,如今能够发现唐人墨迹的机率已是万中无一,更何况是鼎鼎大名的怀素呢。据悉,由于历史和时代的变迁,怀素的真迹在宋代已是凤毛麟角,即使怀素在世时受到邬彤、颜真卿等诸多名人的美好赞誉,我们只能从他们流传下来的诗篇中去感受怀素的人格魅力,去洞悉怀素的传奇人生。虽然谁也无法估计怀素一生曾写过多少书法作品,但至今已散佚得所剩无几,而素有“天下第一小草”之称的《千金帖》被重新发现已是一大奇迹。可贵吗?“诗仙”李白就曾在《草书歌行》中称赞怀素:“草书天下称独步”,即是说他的草书是天下第一的。而有“茶圣”之称的陆羽则赞其 “草书古势多矣”,试问此等荣誉谁人可比!

懂得书法的人都知道,能够与张旭齐名的书法家只有一位,他就是怀素。怀素是唐代人,相传为玄奘(唐三藏)法师弟子。字藏真,僧名怀素,俗姓钱,永州零陵(湖南零陵)人。生于725年,自幼聪明好学,出家为僧。他性情疏放,颂经之余锐意草书,所书之作笔法瘦劲、飞动自然,如骤雨旋风,随手万变。他的草书称为“狂草”,后世有“张颠素狂”或“颠张醉素”之称。他也能做诗,与李白、杜甫、苏涣、钱起、陆羽、颜真卿、徐浩、戴叔伦、卢象等鸿儒有交游,是书法史上领一代风骚的草书家,史称“草圣”。他的草书有《自叙帖》、《千金帖》(即:小草千字文)、《苦笋帖》、《食鱼帖》、《圣母帖》、《论书帖》、《藏真帖》等等。眼前的纸本《千金帖》真迹富有动感,笔画灵动自然,骨力强健,是古代最标准的小草范本之一,对后世影响巨大。


从时代风格上看,唐代以后的草书,大都师法张旭和怀素。如宋徽宗赵佶和黄庭坚常效法怀素,就是南宋的大诗人陆游也是怀素的忠实粉丝,学者黄锦祥也被其严谨治学的精神所折服。知觉斋主人黄锦祥所藏的怀素《草书千字文》之所以贵,不单是因其技法高超,更重要的是怀素这幅名满天下的小草作品,也是他唯一传世的小草孤品。怀素在“挥毫泼墨”中不违笔意,技艺已到了“纵心奔放”的自由境界,所谓『意先笔后,翰逸神飞』的艺术效果。如果把“纸本”和“绢本”作详细比较,可以清楚看出藏于台北的绢本《小草千字文》只是临摹之作,而黄锦祥发现的纸本《草书千字文》才是怀素的传世真迹。此帖本行笔飞动,瘦劲挺拔,一气呵成,几无败笔可寻。

而大家熟知的台湾绢本《小草千文》则是不一样,因其是后仿的原故,在临摹时已出现了多次修描添笔等错漏现象,写出来的字与章法极不自然。不管临摹者技巧如何精到和相似,一经深入观察,已流露出拘谨、板滞的运笔痕迹。一般人认为,“怀素写不好绢本《小草千文》的原因,是因其晚年身体患有疾病,故由绚烂之极而复归平淡。”这样的说法完全是错误的,只是他们在真迹未有出现之前跟文徵明父子一样草率荒诞,把赝品的‘绢本千字文’当成真本了,也因此被误传了几百年,这值得深思!真正的名家手迹基本上是每个字都会写得好,并非像台湾的绢本《千字文》这样写得丑陋拙俗,把基本的笔画也连不上。其实晚年的怀素身体状况是良好的,要不然怎能写出了眼前这份精彩绝伦的旷世之作呢?怀素的草书可谓达到了形神兼备的自我境界,已非常人可以企及。他把小草娴熟地写到了“空前绝后”的地步,在“魏晋法度”的基础上将唐代草书艺术推向了新的高峰。

怀素是中国草书的一代宗师。深信此帖一经展出,势必与近日公展的王希孟《千里江山图》一样引起全国轰动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这一份怀素《小草千字文》其实早就驰名中外,即使刚刚拍卖的达·芬奇画作《救世主》也难以比较其珍稀的艺术价值。我们再回头看看,2013年纽约苏富比拍卖的苏轼《功甫帖》才9字,每字的售价已高达五百多万元,更何况怀素是比苏轼更远古、更闻名的艺术大师呢。从常规来说,唐代名迹更贵重于宋元手迹,这件顶级藏品,在收藏界中十分罕见。当提到如何去欣赏它时,潜心于学术研究的黄锦祥则坦言:“如果要饱览怀素这篇千古名迹,最好戴上高清眼镜或选用放大镜来观看效果更佳,虽然他写的这篇小草很精美,但帖里的字确实有点小,是名符其实的‘小’草!(字如指甲般小)但是,我去年收藏的“医圣”万密斋亲笔医书字迹就更小了。”他同时强调,大家在欣赏这篇名帖的时候,要特别留意一下怀素那“内弯外折”的运转笔法,如帖中的“驹”、“竭”、“约”字等等,这些都表现出素师铁画银钩的非凡功力,像一把弯不断的钢刀。而这些使转如环、一挥而就的笔法正是怀素的强势之处,又与其《自叙帖》的笔性较为接近。怀素纸本《千金帖》(小草千字文)为唐代经帖装,含封套和内页两部分。每页纵26.8厘米,横13.5厘米;分为9页共42行(为原文前段),计530字,盖有藏印数枚,是非常珍贵的法帖祖本。有多位书界同仁建议尽快把这份怀素《小草千字文》真迹刊印出来惠及大众,这也是黄锦祥的初衷。他觉得文化要学传统的,不管诗文也好书画也好 ,古人留存下来的法帖真本都是稀世瑰宝,先贤所聚积的技法经验正是他们综合下来的智慧结晶,应该要一代一代承传下去,才能继往开来炳耀千秋!

特别在书法基础方面,好的范本尤为世重!一般而论,怀素的草书大多以奔放纵逸为基调,而纸本《千金帖》则用笔沉着、出规入矩,笔锋多变而又结构紧密。比常见的《论书帖》更为精妙,此水平之高前所未见,已充分表现出怀素“天下第一小草” 在书法长河中的主流地位!(注:以下是按原帖真迹每页放大显示(共9页),每一个字都写得张驰有度、劲健自然,读者可以从中领悟怀素自然奔放、灵动飘逸的小草技法。)